新《食品安全法》实施以来食品案件查处情况调查分析报告

浏览数:6033 发布时间: 2016-04-01 发布人: 管理员

新《食品安全法》自2015年10月1日起施行,用最严谨的标准、最严格的监管、最严厉的处罚、最严肃的问责,体现了严惩重处的原则,是集刑事责任、民事责任、行政责任为一体的法律条文,被称为“史上最严格的法律”。该法包括了管理体制与职责分工、风险治理、全程监管、企业责任、特殊食品监管、地方责任、奖惩规定、社会共治、法律责任等条文。其最重要的特征是:明确了企业的主体责任,即通常说的“企业是食品安全的第一责任人”;确定了职能部门的监管模式,即风险管理和全程监管;加大监督范围,即企业负责质量控制,职能部门负责监督管理,全社会参与,齐抓共管,协同共治;加大违法法律责任,包括规定治安拘留、治安处罚条款,提高财产罚、资格罚、惩罚性赔偿力度,确立首负责任制等。

按照《新食品安全法》的总体思路和根本要求,我市全体食品稽查执法人员自觉增强使命感和紧迫感,在省局稽查局的指导下,在市委、市政府的领导下,在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配合下,新法的贯彻执行工作得到有效开展,为保障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”付出了艰辛努力,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。

一、案件查处情况分析

按照省局鲁食药监稽函〔2016〕第16号文件要求,我市抽取了薛城区进行食品安全案件情况调查,从调查情况来看,该区在2015年10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期间,共办结食品生产和加工、食品销售、餐饮服务环节及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案件14起。这14起食品案件中,从类别上看,涉及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1起、食品生产环节1起、食品销售环节6起,餐饮服务环节6起;从案件来源上看,投诉举报占2起,抽验为8起,监督检查4起;从行政处罚依据上看,有7起案件依据的是《食品标识管理规定》及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》,有1起依据的是《流通环节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》,其余6起案件依据新《食品安全法》。14起案件均无行政复议和诉讼,当事人均能做到自觉履行,顺利结案。

从6起依据新《食品安全法》处理的案件均结合了《行政处罚法》来看,说明该法相关行政处罚的规定,给基层行政执法实践操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。新《食品安全法》被称为“史上最严” 食品安全法,不但在处罚的内容上更加广泛,而且大幅度提高了行政罚款的额度。虽然该法有规定:食品经营者履行了本法规定的进货查验等义务,有充分证据证明其不知道所采购的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,并能如实说明其进货来源的,可以免予处罚。其不足在于:一是免予处罚的情形太少,该条仅针对经营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食品的行为;二是免予处罚的要求太高,该条适用要求达到“有充分证据证明”标准;三是没有从轻、减轻处罚的规定,该条仅规定了“可以免于处罚”的情形。所以,面对动辄5万以上高起点的罚款额度,基层的现状是尴尬的。一方面,在农村或留守老人开店,或失地农民开店,他们很难达到食品经营许可条件,仅因为无证开店,就要面临五万元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,这些经营者实在是无法承受;另一方面,基层执法人员如不严格按《食品安全法》的规定进行执法,执法人员又将面临被问责;万一因此类行为引发食品安全事故,还将面临被追究刑事责任;再者,即使依《食品安全法》作出五万以上罚款行政处罚后申请法院强制执行,法院对上述人群也是难以执行到位的,如强行执行有还可能引发群体事件。法院对食品监管部门申请执行的此类案件,法院也面临两难的处境。

通过广泛调研,我们可以看到,自新《食品安全法》实施以来,我市市区两级食药监管部门能够做到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和“四个最严”要求,不断加大案件查处力度,积极从抽样监测、飞行检查、投诉举报和舆情监测等工作中深挖案件线索,同时加强稽查执法队伍建设、能力建设和制度建设,强化稽查部门与公安、检察院和法院等机关协作配合,大力推进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,有力打击震慑了食品违法行为,保障了人民群众饮食安全。

二、基层监管执法部门存在的主要问题

一是人员、经费不足的问题。食药监体制改革以来,食品安全监管范围和品种的不断扩大,食药监管部门的执法力量已明显不足,致使监管存在许多薄弱环节和缺位现象。尤其是经费不足,造成监管部门的检测设备、试剂、交通及取证工具不能与时跟进,与管理任务繁重形成较大的反差,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食品安全监督管理的力度。二是监管手段落后的问题。《食品安全法》实施以后,对日常食品的监管要求更高、责任更大,虽然我区的监管力度有了加强,但由于人员和经费的不足,日常监管和集中整治都还缺乏有效手段,给食品安全留下隐患。

三、意见和建议

一是高度重视,加大投入。政府要高度重视、支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。将食品药品监管纳入重要议事议程,尽快充实食药监管队伍,将食药监管经费纳入预算并逐年加大投入,设立食品抽检及农村食品药品协管员专项经费,配备必要的执法车辆和办案设施设备,逐步解决因经费投入不足,监管力量薄弱、农村食药协管员干劲不足而制约食药监管工作开展的问题。

二是加快监管能力标准化建设。建议参照公安、司法、审判、武装、环境保护等系统标准化建设模式,由国家食药监管总局会同有关部门尽快出台不同层级、不同等级的食药监管机构、县级派出机构(基层监管机构),以及各级食药监管稽查、检验监测、不良反应监测等机构的等级建设标准。建议省级食药监管局会同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具体实施意见。主要包括食药监管机构与人员、基本硬件装备、办公用品、应急装备、基础工作等。包括不同等级的稽查和检验监测等机构的人员编制及人员结构、经费、用房、基本仪器配置、应急仪器配置、专项仪器配置等。

三是建议省市级出台比较具体可操作的自由裁量规则,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,可按照万元以下不同幅度分不同等级处罚。对于基层在贯彻实施新《食品安全法》过程中,迫切需要在行政法规或部门规章中有从轻、减轻或免予处罚的情形的相应裁量规定。

 

(市食品药品稽查支队)


局长之窗 | 机构设置 | 工作动态 | 通知公告公示